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五十二章 踏破铁鞋

时间:2018-06-19 第二天上午,侯龙涛一行人被接到了Honda的总部,先是在巨大的会议室里和社长福井威夫,还有另外几个大股东见面。
  其中有一个女人,不会超过三十五,长得很漂亮,胸大屁股大,腿也不短,又是职业女装又是高跟儿鞋的,还戴了副椭圆形的小眼镜儿,以她的年纪,能成为Honda的重要股东之一,外形又是这样,整一个东京的许如云。
  虽然出于商业场合的礼节,侯龙涛在极力的控制自己,但还是忍不住对她投去了最多的关注目光。
  在介绍完社长之后,方杰第二个引见的就是那个女人,「这位是诚田裕美夫人。」
  「诚田裕美…」侯龙涛在心里嘀咕了一遍,他突然感觉到这个名字非常的熟悉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听过了,一时间就有点儿发愣,也没去接女人递过来的手。
  一屋子的人的表情在一瞬间都有点儿变化,他们以为这个小伙子是被对方的美貌给迷住了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  诚田裕美的表情倒是没怎么变化,眼中反而还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,她主动探身拉住男人的手握了握,「侯先生真是年轻有为,二十多岁就做到了IIC这么高的职位。」
  「诚田夫人见笑了,」侯龙涛恢复了常态,他终于想起对方是谁了,「您不也是一样。夫人的娘家姓岛本吧?」
  「是。」被人说出自己的本家姓氏,诚田裕美丝毫没有感到吃惊,一来这本就不是什么秘密,二来既然对方是来谈判的,当然会对对手进行了解,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侯龙涛的「功课」做的并不到家。
  「我记得Honda姓岛本的董事应该是岛本荣泰吧?」
  「那是先父。」
  IIC公关部的代表在后面轻轻捅了侯龙涛一下儿,大概是怪他太不小心,这种事儿想也能想出来,何必还要问出口。
  侯龙涛才不理这些呢,但还是说了一句「对不起」,不过可不是真的抱歉,他当然能想到其中的原因,这么小小的一点儿「惩戒」,可离为香奈出气差得太远了。
  见面会持续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确实很正式、隆重,还举行了记者招待会,这也是Honda为自己挽回损失的一种手段。
  会后是工作午餐,并非所有的股东都去参加,岛本裕美和另外几个都告了辞,不过还是一起离开Honda大厦的。
  来接岛本裕美的是一辆豪华的黑色本特利轿车,就在司机为她开门和她上车的一瞬间,侯龙涛隐隐约约的看到车里还有一个人,虽然并不真切,但他的身子还是突然的发了一下儿冷,那人实在是很像自己花了大力气却百觅不到小护士香奈。
  「力哥,」侯龙涛把张力拉了过来,放低声音,「你跟着那辆车,盯住了车上的女人。」
  「干什么?」张力有点儿不明所以。
  「你别管了,帮我这个忙儿。」
  「好。」张力答应一声,拦了一辆出租车,尾随本特利而去,共事这么久了,他对侯龙涛多少有点儿认识了,没必要了解他的意图,他从来都是收「滴水」还「涌泉」的。
  午饭过后就是对Honda总部的参观,很费时间,除了日本公司OL的统一制服看了还比较起兴之外,也就没什么大意思了。
  并不非常隆重的「欢迎晚宴」结束时,已经是9:00了,侯龙涛回到酒店后才跟张力进行了联络,他没有叫IIC东京办事处配给他的司机,只身乘出租车来到了六本木。
  这东京的三里屯儿到了夜里,还真是热闹非凡,侯龙涛在一家很高档的酒吧外会合了张力。
  「情况怎么样?」
  「岛本家在郊外,那大宅子可真不是盖的,得有四、五层,本特利进了大门儿就没再出来,八点多的时候,那女人自己开了一辆CR-V出来了,」张力指了指不远处停着的一辆墨绿色吉普儿,「我一直跟到这儿,她进酒吧了。」
  「就她一人儿?」
  「没看见别人跟着,可能是在这儿等人呢,我进去过几次,她都是一人儿坐在吧檯边儿上。」
  「行,力哥没吃饭呢吧?赶紧回酒店歇着吧。」
  「不用我了?得,那我先走了。」
  侯龙涛叼上颗烟,走进了酒吧,里面的灯光很暗,客人大部分是欧美人,果然像张力汇报的那样,岛本裕美一个人坐在吧檯前喝鸡尾酒,但她并没有大多数人等人时不经意就出现的左顾右盼,更像是在琢磨自己的心事儿。
  侯龙涛找了张离吧檯距离适中的桌子坐下,要了杯可乐,他还没想出特别好的办法接近这个女人,如果上来就打听香奈的事儿,很可能打草惊蛇,根据香奈对两人关係的叙述,她们可不应该同乘一车。
  裕美穿的已经不是职业女装了,换了一条全露肩的黑色低胸紧身连体短裙,坐在高高的吧椅上,还翘着二郎腿儿,无色长丝袜的蕾丝宽花边儿都露出来了,圆润的脚后跟儿露在高跟儿皮托儿的外面,整体一看,非常的性感,有诱惑力。
  一个黄头髮的老外走到了女人身边,裕美上下打量着他,两人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。
  老外坐在了女人身边的椅子上,一只大毛手按在了她的大腿上,慢慢的摸着,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她深深的乳沟。
  两个人又是一阵对话,那个老外站起身,突然把自己的T-Shirt撩了起来,露出胸前毛茸茸的「黄草」,好像还在尽力的绷紧肌肉,不过怎么看都是囊肉。
  裕美摇了摇头,脸上的表情别提多失望了,还有一丝的鄙夷,扭过头儿不再理对方。
  老外倒也没再多废话,兴趣索然的离开了。
  「这娘们儿是在找炮友儿呢?」侯龙涛总算是看出了些端倪,「如果跟她搞上,大概也不会带回家,离香奈还是很远,但至少是近了一层,也许能打听到有用的东西呢。」
  侯龙涛慢慢的靠了过去,站在了女人的身后,头探到她的肩膀上,在她的脖子上轻轻的亲了一下儿,双手从两边扶住她宽宽的臀胯,从刚才的观察来看,这种小小的肉体接触,她并不会翻脸的,「诚田夫人在等人吗?」
  「哼,」酒柜上的玻璃里映出了裕美略显淫蕩的笑容,「侯先生也等了很久了吧?」
  「嗯?」侯龙涛微微一惊,坐了下来,右臂还搂着女人的细腰,「夫人看见我了?」
  「你让人一直跟着我,我还以为你会早点儿出现呢。」
  「哈哈哈。」侯龙涛的身子前探,眼看是要再去亲女人的脖子。
  「你干什么?」裕美挡住了男人的嘴,还是带着挑逗般的笑容,看样子完全是在调情。
  「你不是已经等了我很久吗?」
  「是啊,我等了你很久,」裕美的表情在慢慢的转变,逐渐成了鄙视,「我是在等着告诉你,我不和支那人上床。」
  侯龙涛的脸色立刻变得无比的阴沉,「你是在等着侮辱我了?」
  「你以为呢?我要的是强壮的男人,不是东亚病夫。」
  侯龙涛没有再说话,但他盯着女人的目光好像能把目标冻结起来一样,他不太明白,自己掌握着Honda生死存亡的关键,她怎么还敢这么得罪自己。
  「主…主要是因为中国人不够强壮。」裕美不自觉的又补了一句,不过这次就算客气了不少,她从来没见过如同对面男人那么冷酷的眼神,就好像看到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而是一件物品,一件毫无价值的物品,一件可以随时丢弃的物品,但她并没有感到害怕,相反的,产生了一股莫名的兴奋。
  侯龙涛的拳头都已经攥紧了,但为了香奈的事情,就又把手鬆开了,他一把拉住女人的手,按在了自己的胸口,「强不强壮不是由人种儿决定的。上届奥运会,中国代表团金牌总数第三,近几届的亚运会,也都是中国人的天下,如果非要说东亚有个病夫,那他叫日本,不叫中国。」
  裕美都顾不得男人话中的嘲讽了,手下的那块胸肌就如同钢铁般的坚硬,她的呼吸立刻就急促了,双手颤颤巍巍的把小腹处的衬衫扣子解开了两颗,那几块儿漂亮的腹肌简直让她的美目都放光了。
  「既然诚田夫人没有发展私交的诚意,我也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,咱们明天公司见。」侯龙涛起身就要走,他已经看出了女人的花癡本性,自己也没必要表现的太积极了。
  「别,」裕美两手一起拉住了男人的手腕儿,双臂向中间夹,微微弯腰,故意把自己雪白的乳沟挤压得更深更性感,「侯先生不要走,我是很有诚意的,让我请你喝一杯吧。」
  「还喝个屁啊,八成儿你丫都淫水儿氾滥了。」侯龙涛心里暗骂一句,但还是坐了回去,「我喝可乐就行了。」
  「酒保,」裕美叫了一声服务员,「一杯可乐。」
  侯龙涛接过酒保递过来的杯子,喝了一口,可就是这一口,他已经没法儿说想说的话了,只觉得一阵强烈的眩晕,坐也坐不住了,身上也没劲儿了,「扑通」一声儿就栽在了地上,失去知觉之前,他听到了女人惊慌的呼叫声,但在她的脸上,除了淫蕩的笑容,却看不到一丝的担忧…
 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侯龙涛的眼皮终于又可以抬起来了,视线还有点儿朦胧,就算看不清楚,他也知道自己是悬空儿的,衣服被扒光了,双臂反捆在背后,被绳子吊着,两腿是向外分开的,也被从屋顶垂下的麻绳儿捆着,他不由得就挣扎了一下儿。
  「醒了!?」一个女人很惊讶的声音响了起来,然后就是高跟儿鞋撞击石面的跑动声,身后的门开启又关闭。
  侯龙涛用力的眨了眨眼睛,一扭头儿,才发觉自己的脖子也是被拴着的,自己是被吊在房间正中的,离地有一米左右的距离,四周架着四几台摄像机,屋子的墙都包着隔音的木板,正对着自己的地方是真皮沙发,上面挂着四台超薄的大屏幕电视机,右侧有扇木门,左侧的墙上有几个木柜子,暖色的灯光从屋顶的四周打下来,靠近屋顶儿的地方有一扇小窗子,玻璃里面是竖着排列的钢条,应该是一件地下室。
  身后的门又打开了,有两双高跟儿鞋踏在地上的声音,还有「叮噹、叮噹」的铃铛响。
  侯龙涛现在是一头雾水,绳子也挣扎不开,不过他倒还算镇静,什么场面没见过,该明白的时候就都明白了,慌也无济于事。
  最先进入视线的就是换了装的岛本裕美,她的长髮紧贴头皮向后梳,繫了个大辫子,脸上化着浓妆,口红是黑紫色的,上身是一件无袖儿的黑色亮皮束身衣,上半部的乳房都露在外面,下面是一条黑色的皮内裤,还带吊袜带儿,只能看到膝盖以上的黑色丝袜,剩下的都被亮皮的黑色高统靴挡住了,完全是一身玩儿SM的打扮。
  另外一个人也是女的,一身女佣装束,戴着白色女佣帽儿,围着连体的白围裙,裙子短得离谱儿,能看到包裹住阴户的白色内裤。
  女佣的手里牵着一根皮带,皮带的尽头拴在另一个女人的脖子上,那个女人脸上有面具,只露出双眼,看不清相貌,她跪在地上,套着白色毛绒假猫爪儿的双手也撑着地,刚才大概是爬进来的,她头上繫着两只尖尖的白色三角儿毛绒耳朵,身上是一件带白色毛绒领口儿的白色的连体内衣,勒入臀缝儿的地方还有一条很长的白色毛绒尾巴,能让尾巴出现上翘的效果,极有可能是有东西插在她的屁眼儿里用于固定,她脚上是一双白色的高跟儿鞋。
  其实侯龙涛和「猫女」的对视可能连两秒钟都没有,但他可以肯定,在那双本来空洞无物的双眸中有一丝精光闪过,他的心里立刻就「咯登」的一下儿。
  「侯先生这么快就醒了,真是没想到,」裕美坐进了真皮沙发里,翘起二郎腿儿,雪白的大腿泛着耀眼的光芒,「你现在的姿势还不算难过吧?」
  那个女佣先为主子点上支烟,然后把四台摄像机全都打开了,墙上的电视里出现了从不同角度拍摄的男人健美的裸体。
  「废话别说,你想干什么?」侯龙涛心里没底,他确实想不出对方的企图,说话也就不是特别的硬气。
  「看来你对我的了解还不是很深啊,」裕美淫邪的一笑,「我喜欢男人,喜欢强壮的男人,但我不喜欢跟男人性交,我喜欢干男人的肛门,我还不喜欢用润滑液,我喜欢看男人的臀部肌肉因为疼痛而扭曲,我喜欢看男人的屁股因为乾涩而剧烈的磨擦而流血,你知道我想干什么了吧?」她说这番话的时候,脸上已经由于兴奋产生的晕红,显然是个变态的虐待狂。
  侯龙涛听得连汗毛都立起来了,额头也见了冷汗,「我可是Honda的贵宾,没有了我,Honda就得垮台,你敢伤害我!?」
  「哼哼,」裕美指了指电视,「有了这些,你能不就範?是你自己送上门儿来的,一箭双鵰,我何乐而不为?」
  「你他妈…」侯龙涛都不知道应该骂什么了,对方的计划虽然很简单,但自己就是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  「春宵一刻值千金,咱们就来乐乐吧。」裕美站了起来,一伸手。
  女佣打开了墙上的一个柜子,从各式各样的鞭子中取出一条欧式马鞭,交到主人手里。
  裕美用鞭子头儿托住了男人的下巴,往上一挑,傲慢的看着他,「没用的男人,叫我Master。」
  「你这只变态的母狗!」
  「嘴硬?」裕美踱了两步,绕到了男人的身侧,突然高高的举起马鞭,「嗖」的破空之声过后,「啪」的砸在了他的腰上。
  「嗯…」侯龙涛只觉得自己的皮肉裂开了,像是有火在自己的腰上燃烧,眼泪差点儿就流出来了。
  「叫我Master。」
  「母狗!」
  「哈哈哈,」裕美大笑起来,马鞭接连不断的落在了男人的腰上,她紧咬着牙根儿,眼中充满了变态的光芒,大声的嘶叫着,「叫不叫!?叫不叫!?你这头支那猪!叫不叫!?不叫就打死你!」
  每挨一下儿打,侯龙涛低垂的头颅就猛的向后一仰,他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鲜血溅落在地上,他毕竟不是孙猴子,二十几下儿之后,还是昏了过去。
  「还真硬气。」对于裕美这种虐待狂而言,猎物越是顽强,得到的满足也越大,她以前抓回来的欧美大壮没有三十也有两打了,没一个这么能扛的,基本上都是一鞭子就叫疼,不出五鞭也就都屈服了,今天可是从来没有得过的过瘾、兴奋。
  要说侯龙涛也真是可以叫「钢铁之躯」,被这么打,伤口都不是很深,要是换了别人,说不定骨头都得露出来了。
  裕美的呼吸比平时急促了好几倍,左手揉着自己的乳房,右手隔着皮内裤用马鞭搓着阴户,蹲下身去,一口咬住了男人的伤口,猛的吸起血来。
  「啊!」侯龙涛的身子猛的一抖,疼醒了,他可不知道女人在干什么。
  「啊…」裕美站了起来,舔了舔粘在口边的热血,「你的血真够香的,不像那些欧美人的,又腥又臭,呼…呼…」
  「你…你…」侯龙涛可真是怕了,「你他妈不是人…」
  「好玩儿的还在后面呢。」
  听主人这么一说,女佣又取出了一个皮头套儿,把男人的眼镜儿摘下来,再把头套儿戴上,「奴隶就该有奴隶的样子。」
  「多嘴!谁让你说话了!」
  「啊!」女佣立刻跪在了地上,身体都在发抖,她大概也没见过主人玩儿的这么开心,一时忘形,「对不起,主人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主人,我…我…」
  「滚出去!」
  「是…是…」女佣诚惶诚恐的爬了起来,哆哆嗦嗦的出了屋儿,从她恐惧的样子,足能看出裕美平日用的什么手段管教下人。
  「诚田…诚田夫人,咱们做笔交易吧,」侯龙涛今天的眼前亏已经吃大了,就算对敌斗争也要讲究策略,不能一味的逞强蛮干,「你…你放了我,我什么都不追究,还一定对Honda投资。」
  「哼哼哼,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?」裕美亲自打开另一扇柜门儿,掏出一条两面儿都带假阳具的皮内裤,其中的一根粗大的很,简直快能跟侯龙涛充分勃起后的鸡巴媲美了,「实话告诉你,你是最让我满意的一个奴隶,我正在考虑是不是要长期把你留在身边,你给不给Honda投资,我是一点儿也不在乎。」
  「你…你不在乎?」
  「我又不止只有Honda这一条财源,钱够花了就行,多了也没用,不过是数字游戏罢了,你这样的男人,放走了可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找到了。」裕美边说边把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,她的阴毛儿修的很整齐,只在阴户的上方有一小撮儿,其它地方都刮乾净了,两片暗红色的大阴唇很饱满,她「哼哼唧唧」的把较短的假阳具慢慢插进了小穴里,繫好内裤带儿,挺着黑乎乎的另一头儿来到男人的身后,双手用力的捏住他坚实的臀部,「我本来还为你準备了很多把戏呢,但实在是忍不住了,咱们先爽一次,然后再让你见识见识。」
  女人从动作到说话,都是那么的平静,那么的顺理成章,让侯龙涛的紧张的心情都有了那么一点儿的放鬆,但他明知道对方是要鸡姦自己,肉体上的痛苦和屈辱还是次要的,这对于一个自己这种身份、实力的男人来说,心理上的伤害可就太大了,如果真的让她得逞了,自己还有什么面目回北京见自己的娇妻美妾们啊,「什么…什么把戏,你先跟我说说。」
  「呵呵,你想跟我拖延时间吗?」裕美一眼就瞧出男人的意图了,「有什么用啊?就跟你能跑了似的。告诉你也无妨,滴蜡、蛇缚、灌肠儿、导尿,凡是男人能用在女人身上的,我都会用在你身上。」
  「先…先来这些吧。」侯龙涛也真是没折了,只能是什么轻拣什么。
  「不。」裕美的声音很任性,真好像是和小朋友在做游戏一样,她把男人的屁股向两边分,巨大的假龟头儿顶在了他的肛门上,「我就要给你开苞儿。对了,是第一次吧?」
  「是是,」侯龙涛都快虚脱了,看来今天这一劫是怎么也难逃了,悔不该不重视来之前如云对自己的叮嘱,「怎么…怎么也得用…用点儿润滑液吧?」
  「刚才就说了不用,你可真是婆婆妈妈的,这么多的废话。」裕美狠狠的在男人臀上掐了一把,「你準备好吧,我就不客气了!」
  那只「猫女」一直在屋子里爬动,发出「喵喵」的娇声,项圈儿上的铃铛也响个不停,她有时会爬到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,裕美并没有太注意她…
  编者话:先澄清一件事儿,我不是被从风月赶出来的,是我自己要走的,只不过我的「告别」被认为太「政治」,所以也被删了。我还真没对风月封锁《金鳞》的回复有什么不满,那为什么还要走呢?一是那儿皇民太多,二是因为我已经被风月当成了负担。居然有人说我是亲美派的,说我与其骂亲日派,不如检讨自己,嘿嘿,从何说起啊?